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旺季停摆与大洋彼岸的等待 – 义乌市场导航 – 鸭博视频进出口

鸭博视频

  • <tr id='d9dwzz'><strong id='mf05'></strong> <small id='1pug'></small><button id='q49rk'></button><li id='ysiw'> <noscript id='ipcx'><big id='0fza3'></big><dt id='3okdv'></dt></noscript></li></tr> <ol id='bd91q'><option id='1xfd'><table id='3kr6v'><blockquote id='62jx'> <tbody id='607s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4y5vs'></u><kbd id='73vgl'> <kbd id='02fzv3'></kbd></kbd>

    <code id='c6yn'><strong id='y9tm1'></strong></code>

    <fieldset id='v9eeuf'></fieldset>
          <span id='j5zt3'></span>

              <ins id='dnqdg'></ins>
              <acronym id='mp0t'><em id='dgrwgb'></em><td id='wibc'><div id='umq8'></div></td></acronym><address id='7vah74'><big id='k0p8g'><big id='rtm1q3'></big><legend id='sscq'></legend></big></address>

              <i id='0u0qj6'><div id='rsvxc'><ins id='uxyn'></ins></div></i>
              <i id='degfp'></i>
            1. <dl id='2c8y'></dl>
              1. <blockquote id='gljxo'><q id='uy5o'><noscript id='6fyqph'></noscript><dt id='col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jqbvs'><i id='8tz4f'></i>

                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旺季停摆与大洋彼岸的等待

                3 次浏览

                经济观察网

                8月11日,当吴小娟把义乌工厂陆续停工的消息传达出去后,大洋彼岸的南美、非洲客户开始着急了。客户们还在期待着4个月后能准时、足量的将来自义乌的圣诞商品摆进橱窗中。毕竟,数十亿人的消费盛宴,一年仅有一次。

                得益于完整的制造链和低廉的成本,义乌每年贡献着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而8月正值圣诞用品外贸订单的制造和出货高峰期。一个月内,义乌的老板们就需要将圣诞节订单商品全部完成并经由宁波港四散至世界各地。

                义乌在国内外的各类商品供应中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外贸上,有超210万种商品被发往全球23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总额超3600亿元;国内方面,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上半年义乌快递业务量位居全国所有城市第一。

                义乌每一天的运行情况都牵动着世界各地商户们的心弦。

                8月2日,义乌发生疫情;8月11日0时起,义乌市全域实施3天静默管理;8月14日0时起,福田街道、后宅街道等12个镇(街道)继续实施静默管理,以镇(街道)为单位连续7天无社会面新增病例后,再调整为低风险区(防范区)管理。

                贸易商的眼中,义乌是一座永不停的城。在2020年疫情刚开始阶段和2022年上半年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义乌的物流快递都维持着基本的正常运转,因此这一次的停摆超乎预料。

                义乌一家女鞋生产销售企业老板吴小娟表示:“外贸这条链转得很快,耽搁一两天都可能影响很大。比如我们的女鞋订单,圣诞节季节性最强,一般7月圣诞季采购就开始,8月集中接订单和工厂出货,这期间都是满负荷生产。9月初需将货品全部发出,顺利的话,2个月内抵达对方港口。本来这两年海运就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现在这么一耽搁,从国内工厂到国外采购商,都很着急。”

                8月中旬,常驻义乌的以色列批发商肖侠(中文名)预定好的集装箱也由于疫情防控被迫取消,这将大概率导致他的商品延迟交货。“现在,我们不得不面临给予客户折扣甚至被取消订单的局面。交付的不稳定性对我们业务伤害很大,但只要不是客户的问题,他们(客户)就不会在乎。”

                当前,肖侠已经在义乌进行采购业务10多年,每年他都会从义乌不同规模的工厂共采购约300万件钱包、背包等低价箱包,然后再卖向欧美等国。他说:“如果义乌的封控经常发生,可能不得不考虑在东南亚或者其他地区搜寻新的供应商。”

                在静默管理的同时,义乌也在尽量为企业保驾护航。8月11日零时,义乌疫情防控通告便提出“四保”企业、“白名单”企业(需经县或市或区人民政府核准)、重点物流园区、重点物流企业和其他重点企业,符合封闭式管理条件的,可以闭环生产经营。金华市人民政府于16日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8月15日,义乌实现闭环生产的214家企业,产值占该市所有规上企业产值的76.7%。

                自8月18日0时起,义乌再次调整静默管理区域。在前期赤岸镇、城西街道的基础上,继续解除佛堂镇(除塘下洋村)、大陈镇等区域的静默管理,其中包括义乌外贸的核心:国际商贸城区块。

                一位国际商贸城的商家称,目前商贸城已经可以进入,但由于其住地仍未解封,所以还无法恢复营业。

                义乌在册的市场主体超过80万,这些被誉为中国经济毛细血管的企业,正在等待着这座小商品之都的逐渐复苏。

                圣诞节出货旺季的意外

                每年3-11月为义乌圣诞用品生产和外贸出口旺季。6-8月商品生产完成后,9月初外贸商会根据海外用户的需求发货,在两个月的时间中,货物陆续到港,并在 12月,正式登陆全球各大商场。

                即使在疫情冲击的2020年, 1-10月,义乌出口的圣诞用品仍达18.6亿元。这些出口产品中还不包括玩具、家电和服饰等受欢迎的圣诞节礼物。

                每年7-9月,吴小娟也需要为订单数季节性最强的圣诞节而忙碌。她的订单远销非洲、南美和中东。按照往年安排,公司在7月份开始开发专供圣诞节的鞋类产品,8月集中接订单和工厂出货。按照计划,9月初货需将全部订单完成,并通过海运发货。

                因为义乌的静默管理,这样的运输计划不得不无期限推迟。“今年5月我们给一个国家的外贸商发了货,对方到现在都没能从港口提货,这两年海运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现在何时能发货我们也给不出明确期限,外贸商和我们都着急,圣诞季,一天都耽搁不起。”

                只是,着急也没有办法。

                吴小娟的女鞋生产工厂设置在广州,但销售中心和部分原材料采购在义乌。吴小娟说义乌供应链非常发达,诸如鞋面配饰等配件在义乌采买种类最全、价格最实惠。所以义乌静默管理后,广州工厂的生产也难以开工。其实,8月2日义乌突发疫情后,吴小娟的供应链就开始受到影响,外贸订单也逐渐暂停。

                8月8日,义乌邮政管理局市场处副处长王东升表示,本轮疫情发生前,义乌日均出港快递量在3000万件左右,进港快递量在150万件-160万件之间。但当前,义乌快递出港数量维持在2500万件左右,进港快递在110万件区间。快递出港数量日均回落500万件。

                8月11日凌晨,义乌提出静默期间,为配合义乌疫情防控措施,义乌港将暂停装柜。据记者了解,从8月11日开始,多家物流仓储公司发布紧急通知暂停收发货,具体恢复时间待通知。

                吴小娟说:“虽然外贸商着急着要货,我们也有工人工资压力,但目前毕竟还只封控了7天左右,整体影响有限,一些客户也可以接受延迟一点。如果像上半年上海那样长时间封控下去,可能就得着手准备一些其他措施。”

                其实,像这样的生意波折,吴小娟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2020年年初,她的数张银行卡突然被冻结,并且,2020年义乌的冻卡风波延续到了2021年。不同的是,2020年账户冻结一般只有数天时间,但2021年的一些特殊情况让她的数百万元资金被冻结了半年以上。这些资金的冻结让这家中型外贸企业瞬间捉襟见肘,最窘迫的时候,吴小娟需要拜托采购商将资金直接打给员工以发放工资。

                经历一波三折的同时,从事贸易多年的吴小娟仍在感受着进出口行业的稳步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进出口总值在2021年经历21.4%的历史新高增速后,今年前7个月,同比增速仍达到了10.4%。

                她说:“今年外贸形势比去年更稳定一些。订单量也基本与去年相当,原材料价格也相对稳定,除了个别国家因为政府问题等一些情况导致市场萧条外,其他市场暂时还没有出现显著变化。”

                发不出去的国内电商订单

                在圣诞商品外贸商迎来旺季的同时,主营内贸的义乌玩具企业管理者周东亮也开始为中秋节和开学季准备,现在正值行业的传统旺季。

                8月上旬,周东亮已将B端(企业用户)客户的中秋节订单采购完毕,并陆续运输至义乌的仓库,随时等待着发货;周东亮另一部分客户来自于C端(个人用户),中秋节和开学季形成了一整个旺季,要赶上旺季,周东亮暑假便开始大量备货, 8月10号,基本上所有的货品已经进库。

                8月11日凌晨,义乌市静默管理消息传来,他的所有计划被打乱了。“之前总觉得义乌快递永远不会停,即使是在2020年疫情刚开始阶段和2022年上半年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义乌的物流快递都能基本正常运转,所以我们也没有做过紧急预案。”

                目前,周东亮公司的仓库大多数都设置在义乌,做出此决定的最重要两项因素:一是义乌快递价格的全国洼地优势,虽然在2021年下半年快递价格出现上涨,但是今年7月份开始逐步恢复平稳;二是义乌得天独厚的货源优势,公司60%的产品可以直接在义乌采购。

                当快递出不了义乌,周东亮只能积极采取补救举措。11日凌晨,他连夜电话通知住在公司宿舍的店长们在公司集合,做线上店铺的调整,包括在网店标注停发快递信息、设置快捷短语等。当工作结束,时间已是清晨6点多。

                时间过去7天,所有的玩具商品依旧静静地躺在义乌仓库中。

                为解决商品的快递发货问题,周东亮尝试过各种解决办法,只是事实证明,义乌没那么容易被替代。

                8月15日,他通过东阳的一位朋友找到一个1000平米的空置仓库,希望能把部分外地厂家的货物集中到这一仓库,再完成分拣发货。两天时间下来却发现操作非常麻烦。“因为我们的SKU(商品种类)有上万种,需要由专门的ERP系统(内部管理系统)和人员去维护,但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没办法去到东阳仓库现场,而库位的规划、分拣打包,在电话上又很难说清楚。”

                周东亮的团队计算了一下,能找外地厂家代为发货的订单比例不超过10%,90%的玩具产品只能在义乌仓库发出,并且由外地厂家代为发货成本较高。

                现在,周东亮面临的麻烦不只是商品积压导致短时间内现金流承压,如果持续封控下去,他的部分库存很可能会成为废品——其中一些玩具为中秋节准备,带有虎年标志,一旦过了这个旺季,库存就很难再出售。

                因主营线上网店,周东亮还需要为店铺的客流量而烦恼。他说:“线下繁华区域解封后还会是繁华区。但像我们做电商的,如果20天没有销量,店铺基本上就没有权重了。我们店铺已经连续七天挂出不能发货的通知,但山东、江苏、广州等地的同行都能正常发货,等到我们能重新开售,需要再次花费大量的推广费用去做产品的排名推广。”

                “今年的生意整体还是可以的。除了上海疫情那段时间,大概有5800多个网点没办法发货,所以那一个半月订单下滑得厉害,相比往常下滑了将近50%。不过上海疫情结束后,订单量快速恢复,整体订单比去年还有所上升。”周东亮表示。

                致命的资金链与成本

                虽然一年中没有明显的淡旺季,但陈畅的工厂基本每月都需要满负荷生产。他在接单时,基本是来者不拒。如果订单来不及生产,则会选择将订单转派给其他工厂生产。

                陈畅说,箱包制造这一行,如果订单量太少,工人就会跑掉,并且流水线上的单量必须很充足才能有利润,加工制造业赚得还是人工效率的钱。

                过去7年多时间,陈畅将位于义乌苏溪镇的箱包加工厂从零开始做起,目前员工数200多人,产品远销南美、欧洲等地区。一般情况下,工厂就在义乌当地采购皮革、海绵、拉链等数十种原材料,加工成各种款式的箱包后用集装箱由工厂直接运往宁波港,此后再漂洋过海抵达客户所在地区的港口。

                义乌的材料供应链完整度一直是陈畅引以为傲,并选择常驻在这里的最重要因素。

                陈畅说:“过去几年,可以看到,像饰品、服装等一些产业的制作工厂已经转移到东南亚,比如H&M、优衣库和一些国内品牌,原产地正在悄然变成越南制造。但箱包行业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转移,因为箱包制造有几十道工序,需要的上游配套设施很多,所以箱包制造想单独转移没那么容易。”

                但当静默管理到来,即使再完整的供应链,也全部被按下暂停键。8月11号实施静默管理之前,因担心被封控在家里,陈畅和其他管理人员就已经提前吃住在工厂。那时,工厂基本能正常收发商品。

                8月11日0时,义乌全市实施3天静默管理的同时,提出“四保”企业、“白名单”企业、重点物流园区、重点物流企业和其他重点企业,符合封闭式管理条件的,可以闭环生产经营。义乌邮政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金华市办理“浙江省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累计2212张。8月11日当天,义乌邮政管理局共发出176张通行证。

                因陈畅的公司也位于白名单之中,11-13号首次静默管理期间,他仍然可以在相关平台申请到通行证并借此运送原材料至工厂进行闭环生产,同时也能使用集装箱出口货物。但从14号第二次静默期开始,他的多次通行证审批都不予通过。企业变成了材料进不来、货出不去、员工以半休假状态在工厂等待每天的物资援助。

                他表示:“虽然我们义乌以外的工厂还能正常运转,但因需要将几个工厂的商品拼在一个集装箱发货,义乌工厂的商品出不去,其它工厂也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发货。”

                物流停止四天后,陈畅逐渐担心订单延期送抵的问题。一旦延期,订单的主动权将完全掌控在海外客户手中。如果延期送达,客户还想要商品,一般都会找陈畅索要折扣;如果不想要,可以随时取消订单。“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在贸易中就处在这样相对弱势的地位。”

                当然,最为致命的是,陈畅害怕封控时间变长,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在箱包生产供应链中,皮革等原材料厂首先将材料供应给陈畅公司这类的箱包加工厂,账期一般为一个月;箱包加工厂耗时一个月完成订单并开始运输,此后又需耗时1-2个月运送至海外客户的仓库中,因此账期为1-3个月不等。

                “因为上下游账期问题,资金需要伴随着订单一直流动,疫情打击最大的就是让资金的流动停下来,一旦某一环现金流断了,上下游环节上的很多企业就完蛋了。”陈畅说。

                回顾过去两年的企业运营,封控终究只是短期问题,陈畅说,长期问题还是材料成本在上涨。过去一年时间,原材料价格已经上涨了约20%。

                陈畅介绍,外贸加工制造业利润本来都已经非常薄。最廉价的像袜子制造行业,基本上没什么利润,只能赚退税的钱。中间加工环节的企业数量众多,一家企业一涨价,订单就会被其他企业抢走,所以箱包行业10%左右的利润率也在被一步步压缩。

                在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陈畅也深知,上游的原材料行业也不是那么好做。“去年限电就导致原材料厂运转效率很低,产量也很低。并且投资建设原材料厂需要购买昂贵的机器以及被大量的压货款,需要投资人拥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并且一旦下游环节出问题,原材料厂家最遭殃,所以即使能赚钱,也没几个人愿意做原材料制作企业。”

                好的消息是,义乌的商户们离恢复正常的生产运营可能已经不远。

                8月11日至14日,义乌市社会面新增阳性病例逐日下降至个位数区间,此后三天无社会面新增。8月18日0时起,义乌再次调整静默管理区域,继续解除佛堂镇(除塘下洋村)、上溪镇(除南平村)、大陈镇、义亭镇(除王阡行政村王阡一村自然村549号、563号、585—588号、593号、595号、598号、600号、678号)、稠城街道(除城南河—稠州西路—稠州中路—义东路—工人北路—宾王路—城中北路—城北路—义乌江—城南河合围区域)、国际商贸城区块、稠江街道(除江湾村、上崇山村)、后宅街道(除北站社区、洪深社区、群英社区、起航社区、金城社区、万锦城)、廿三里街道静默管理,以上区域涉新马路菜市场疫情人员居所所在楼栋除外。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畅系化名)

                Leave Comment